乌克兰无人机之战:人类战争或将进入全自主式杀手机器人时代

乌克兰境内的无人机进展加速了人们期待已久的一个技术潮流,有可能很快就让世界上首批全自主战斗机器人进入战场,开启战争新时代。

资料照片:乌克兰军人在乌克兰顿涅茨克州巴赫穆特附近向俄军阵地施放一架无人机。(2022年12月15日)

据军事分析人士、作战人员和人工智能研究者说,战争持续时间越长,无人机就越有可能用来在无需人类帮助的情况下识别、选择和攻击目标。

那将标志着军事技术的一场革命,其深远性不亚于机关枪的推出。乌克兰已经在使用半自主的攻击型无人机和配有人工智能的反无人机武器。俄罗斯也宣称拥有人工智能武器,不过俄方的说法还没有得到证实。然而,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的例子表明某一个国家使用了可以完全自主杀人的作战机器人。

专家们说,俄罗斯或者乌克兰任何一方、或者双方动用这类武器,也许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活动人士也感觉到这种趋势不可避免,他们多年来一直试图禁止杀手无人机,如今他们相信,他们必须降低目标,争取限制进攻性地使用这类武器。

乌克兰数字化转型部长米哈伊洛·费多罗夫(Mykhailo Fedorov)同意,完全自主化的杀手无人机是武器发展“符合逻辑和不可避免的下一步”。他说,乌克兰一直“在这个方向进行很多研发”。

费多罗夫最近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我认为这在今后六个月里有着巨大的潜力。”

作战无人机创新非营利组织空中侦察(Aerorozvidka)的共同创始人、乌克兰中校雅罗斯拉夫·汉沙尔(Yaroslav Honchar)最近在前线附近接受采访时说,人类战士根本无法像机器那样迅速地处理信息并做出决定。

他说,乌军领导人目前禁止使用完全自主的致命武器,不过这有可能改变。

汉沙尔说:“我们还没有越过那条线——我用了‘还’字,因为我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他的组织推动在乌克兰对无人机进行创新,将廉价商业无人机改装为致命武器。

俄罗斯有可能从伊朗或其他国家那里获得自主式人工智能。伊朗提供给俄军的“见证者-136”( Shahed-136,又译“沙希德-136”)远程爆炸式无人机使乌克兰发电站陷入瘫痪,并使平民百姓陷入恐惧。但是,这些无人机的智能程度并不是非常高。伊朗还有其它无人机,它的无人机种类也在不断发展,据伊朗说,这其中包含了人工智能技术。

乌克兰使用的无人机的西方制造商说,乌克兰不需要费太大力气,就可以使其半自主的武器化无人机变成完全自主化,以更好地抵抗战场电子干扰。

这些无人机包括美国制造的“弹簧刀600”(Switchblade 600)和波兰的“战友”(Warmate)无人机。这两款无人机目前都必须有人类通过现场传送的视频来选择打击目标,然后靠人工智能去完成任务。这些无人机在技术上被称为“游荡弹药”(loitering munitions),可以在目标上空徘徊数分钟,等候最佳击杀时刻。

“让弹簧刀完成全自主任务的技术今天基本上就存在了。”该款无人机制造商航空环境(AeroVironment)的首席执行官瓦希德·纳瓦比(Wahid Nawabi)说。“这需要政策的改变——把人类排除出决策圈。他估计,这需要三年的时间。

无人机已经能够通过使用分类图像来识别装甲车等目标。然而,这种技术是否可靠,足以确保机器不犯错误或者打死非战斗人员,人们还有分歧。

美联社向乌克兰和俄罗斯两国的国防部提问说,他们是否以进攻性的方式使用了自主武器,或者他们是否同意,如果在对方也做出类似同意的情况下,不使用它们。两国国防部都没有回复。

假如任何一方使用全面的人工智能技术来发动进攻,这也许已经算不上第一次了。

联合国去年一份非结论性的报告示意说,在利比亚2020年的国内冲突中,杀手机器人就可能首次登场了,当时土耳其制造的“卡尔古-2”(Kargu-2)以全自主模式打死了数目不详的战斗人员。

该款无人机的制造商STM公司的发言人说,这篇报告是基于“揣测性的、未经证实的”信息,“不应予以重视”。他对美联社说,“卡尔古-2”在人类操作者下达指令前,无法攻击目标。

汉沙尔认为,俄罗斯在袭击乌克兰平民时并没有显示出对国际法的多少尊重,假如克里姆林宫有了自主式的杀手无人机,俄军现在就会使用了。

“战友”无人机制造商WB集团(WB Group)的副总裁亚当·巴托谢维奇(Adam Bartosiewicz)也说:“我不认为他们会有任何顾忌。”

俄罗斯将人工智能视为头等要务。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2017年曾说,谁主宰技术,谁就将统治世界。在12月21日的一次讲话中,他对俄罗斯军工产业在战争机器中嵌入人工智能的能力表示了信心。他强调说:“最有效的武器系统是那些运行迅速而且实际上是自主模式的系统。”俄罗斯官员已声称他们的“柳叶刀”(Lancet)无人机可以在全自主模式下运行。

为军用无人机制定国际基本准则的努力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取得成果。在日内瓦举行的历时九年的联合国非正式会谈没有取得多少进展,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各大国反对这种禁令。12月召开的最近一次会议结束时,没有制定下次开会的日期。

一直在为反对杀手无人机而奔走呼吁的澳大利亚学术界人士托比·沃尔什(Toby Walsh)希望就某些限制措施达成共识,包括禁止使用人脸识别和其它数据来鉴别和攻击个人或某类人的系统。

“如果我们不小心,他们扩散起来会比核武器还容易,”著有《行为不端的机器》(Machines Behaving Badly)一书的沃尔什对美联社说。”如果你能让机器人杀一个人,你就能让它杀一千人。”

乔治梅森大学武器创新分析师扎卡里·卡伦伯恩(Zachary Kallenborn)说,很多国家以及美国军队的所有军种正在开发能够以致命的同步集群方式发动攻击的无人机。

那么,未来的战争会不会成为一场战斗到最后一架无人机的厮杀?

2017年,普京在与主修工程的学生进行的一次电视转播的谈话中就做出了这样的预测。他说:“当一方的无人机被另一方的无人机摧毁时,它别无选择,只能投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